2024-01-28 22:40

在三维电解剖图中定位经隔穿刺部位的解剖方向线


下载原文档:

1 介绍

经间隔穿刺(TSP)是左侧消融的主要入路。透视仍然是最常用的引导工具[1]。然而,对于卵窝(FO)的定位,可以使用经食管或心内超声心动图[2,3]。考虑到对该主题知之甚少的事实,我们评估了在右心房3D地图上重建的解剖地标在检测最佳TSP位置的后缘中的实用性。

2 方法

2.1 患者和术前管理

前瞻性纳入了2020年6月至2021年11月期间在本中心接受阵发性或持续性房颤消融治疗的100例患者。

消融过程在深度镇静下进行。将6F脱极导管Inquiry™(Abbott, St. Paul, MN, USA)插入右心房(RA),并使用EnSite Precision系统(Abbott, St. Paul, MN, USA)获得准确的三维电解剖图(EAM)。TSP在透视控制下进行。为了获得更精确的解剖定位,将重建的三维多片探测器计算机断层图像集成到EAM中。

2.2 Postprocedural分析

如前所述,我们在LAO投影中直接在至右房附件的最高过渡点处标记了CS(冠状窦)-SVC(上腔静脉)线,从CS口的前缘(中点)到SVC的前缘[4]。不同之处在于Eichenlaub等人为此目的使用了基于磁场的3D制图系统。相比之下,在我们的研究中,使用了基于电阻抗场的三维制图系统。标记前方后,将RA几何方向对准LAO/LLat成角,直到CS-SVC线严格垂直,然后将地图头颅化至30°角,进入FO平面视图。在这个角度中,我们标记了两条额外的线如下:

  • SVC线:从向RA/RAA过渡的SVC前缘到向RA过渡的IVC后缘

  • 下腔静脉(下腔静脉)线:从下腔静脉转入RA的前缘到转入RA的SVC后缘

我们测量了TSP或持久卵圆孔(PFO)相对于上述线的距离和高度,以及相对于CS口(最上面的部分)的距离和高度。高度以相对于线条长度的百分比来测量。相对于它们与直线的垂直交点测量距离(图1)。

图1
figure 1

解剖标本显示左房侧的房间隔结构。虚线表示SVC和IVC线;沿着水石沟的黄色箭头。B右心房3d电解剖图(灰色)和左心房CT综合扫描图(蓝色)。额外解剖测量的示意图:前;SVC和IVC线路;从TSP到线的距离以及按线计算的TSP水平(以百分比计算):前线水平;SVC等级和IVC等级。C和D的散点图显示TSP位点与这些线的关系。SVC,上腔静脉;下腔静脉;TSP,经间隔穿刺(灰点);PFO,持久卵圆孔(黑点)。FO,卵圆窝;Ao,升主动脉;下腔静脉;SVC,上腔静脉;CS,冠状窦;TSP,经间隔穿刺

2.3 统计分析

连续变量的比较采用学生检验。双尾p值< 0.05认为有统计学意义。所有计算均使用IBM SPSS Statistics 27.0, NY, USA进行。


目录

1 介绍
2 方法
3 结果
4 讨论
5 研究的局限性
6 结论
数据可用性
参考文献。

作者信息
道德声明






#####

3 结果

我们纳入了连续100例因阵发性房颤(n = 34, 34%)或持续性房颤(n = 66, 66%)接受消融术的患者。患者平均年龄66±11岁,男性73例(73%)。表1列出了进一步的基线特征。

表1 baseline特征及事后分析

所有TSP部位均位于前线后方(平均距离- 8±5 mm)。发现TSP位点主要位于SVC线的上水平,平均距离SVC线12±7 mm(表1)。1例患者的TSP位点位于SVC线上。所有TSP位点与IVC线的平均距离为15±6 mm,并倾向于投影在IVC线的中间水平。经隔通道各部位均高于CS水平,平均距离为15±8 mm(图1)。

4 讨论

目前研究的主要发现是:

  1. 1.

    基于电阻抗场的三维制图系统似乎与基于磁场的三维制图系统具有相同的潜在优势,可以定位经间隔穿刺部位的前边界。

  2. 2.

    所提出的解剖线提供了TSP区域后边界的精确定位。

在最近的出版物中,同事们使用了基于磁场的三维制图系统,并证明了前线划定了FO的前边界,可以用于引导TSP[4,5]。然而,他们没有提供关于FO后边界的标志的信息。一旦TSP的产生过于靠后,即向水石沟方向,就会发生严重的并发症。

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能够证明,在使用基于电阻抗的3D导航系统时,前面描述的FO前边界也是可重复的。此外,新增加的SVC和IVC线对应于FO区域的后边界。SVC和IVC线的相交特征再现了水石槽的凸性。图中线的外侧未投影TSP站点;换句话说,TSP总是在由上述线条构成的几何图形中。这些线对TSP的临床意义及其对缩短透视时间的影响将在正在进行的研究中探讨。

可视化鞘、射频针等新技术成果以及三维心内超声心动图的应用在缩短透视时间方面越来越受到关注[6,7,8]。因此,使用上述线对FO进行几何定位可能是减少透视检查的另一个步骤。所有描述的方法都需要在大型随机试验中进一步评估和比较。然而,到目前为止,透视检查仍然是TSP的主要方法。

5 研究的局限性

所提供的数据是从一个相对较少的患者的单一中心收集的。

6 结论

新的SVC和IVC线以及基于三维制图系统的前线与TSP部位相对应。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证明安全性和/或使用这些标记后对减少透视时间的影响。